孚能科技隐忧:因产品不良资产减值 德国建厂搁浅清流·新能源

来源:love爱博体育平台 作者:爱博体育官方平台下载 发布时间:2022-09-25 05:12:59 1次浏览

  “软包电池大王”孚能科技(688567.SH)又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了,原因仍与产品不良有关。

  8月15日,孚能科技发布了《关于2022年半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表示将计提1.77亿元存货跌价准备。孚能科技解释称,“资产减值损失变动主要系由于报告期内公司产销规模大幅扩大……及镇江工厂二期产能爬坡,在生产过程中产生了电芯不良品。同时,主要客户对公司产品要求较高,产生了部分未满足主要客户要求的产品。”

  这并非孚能科技第一次因产品不良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而就在去年,孚能科技曾接连陷入两起汽车召回风波。

  在动力电池扩产大潮下,在软包电池路线上“单打独斗”的孚能科技,产能建设“画风”也截然不同。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孚能科技在德国建厂的计划搁置了3年后,疑似已与当地政府协议终止,但并未正式官宣。

  今年1月29日,孚能科技就曾披露,对2021年度计提1.65亿存货跌价准备,主要涉及对镇江工厂一期、二期在产能爬坡过程中产生的不良品,以及赣州工厂的呆滞品、不良品。

  2021年1月20日,孚能科技也宣布,由于电芯产品出现减值,对2020年度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约1.1亿元,而减值原因之一则是“新增客户的产品与新的产线爬坡调试产生 B 品”。

  根据孚能科技的解释,B品即电芯不良品,在生产软包电芯的过程中产生的这些产品达不到工艺和品质要求,外观、性能具有瑕疵或缺陷,无法修复,不能进一步加工成模组或者电池包,于是公司对这部分产品降级处理。

  “我认为这是它现阶段交的学费。”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向清流工作室表示,孚能科技作为国内少数走软包电池路线的电池厂商之一,虽然已做到国内软包电池龙头位置,但相比国外的软包电池大厂经验和技术仍不够成熟,也缺乏可借鉴的同行与技术人才。

  而在汽车电子资深工程师朱玉龙看来,只要做电池,就会有B品和不良品,孚能科技这两年处于产能爬坡期,不良率自然要高一些。

  2021年3月24日,孚能科技发布《关于客户召回汽车事项的风险提示公告》,称客户北汽新能源决定召回2016年11月1日至2018年12月21日生产的EX360、EU400纯电动汽车,共计3.19万辆。

  孚能科技表示,召回的原因主要是两款车型的部分车辆动力电池系统存在一致性差异,在高温环境下长期连续频繁快充,可能导致个别单体电芯性能劣化,极端情况下引发偶发失效,引起动力电池起火风险,存在安全隐患。为此,孚能科技承担了召回费用3000-5000万元。

  同年7月16日,长城汽车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欧拉IQ汽车的相关公告,决定召回2018年7月7日至2019年10月30日期间生产的长城欧拉IQ电动汽车,共计1.62万辆。而供回车辆所搭载的模组,正是孚能科技。

  孚能科技解释,公司仅供回车辆所搭载的模组,召回的原因主要系召回车辆搭载的BMS

  软件控制策略与动力电池存在匹配差异,长期连续频繁快充后导致电池性能下降,极端情况下可能引发动力电池热失控,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事实上,早在孚能科技2020年提交的招股书中,就曾提到,其主打的三元软包动力电池在生产工艺上更为复杂,例如封装环节等较难控制,容易发生鼓胀等问题,使得产品一致性较差,对企业的技术水平、制造工艺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墨柯向清流工作室解释,软包电池的制作原理决定了,软包电池在封装过程中自动化程度没办法做到很高,生产过程必须有更多的人工介入,从而也导致了软包电池总体一致性相对较差。

  根据孚能科技的说法,公司是最早确立以三元化学体系及软包动力电池结构为动力电池研发和产业化方向的企业之一,也是中国第一批实现三元软包动力电池量产的企业。

  孚能科技成立于2009年,实控人为加拿大籍博士王瑀和美国籍博士Keith D.Kepler。2002年,王瑀和Keith D.Kepler创立美国孚能(Farasis Energy, Inc),从事动力电池产品的试制和研发。2009年,美国孚能与赣州国企合资成立孚能科技。2020年7月,孚能科技在科创板上市,同年,戴姆勒(奔驰母公司)入股孚能科技。2021年,孚能科技又迎来了吉利的入股。

  孚能科技虽是国内三元软包动力电池龙头,但仅处于国内动力电池厂商第二、第三梯队。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2年1月至7月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装车量排名中,孚能科技排名第九,市场占有率1.89%。

  需要指出的是,按照动力电池的封装方式,可以分为软包电池、方形电池、圆柱电池等;而按照动力电池正极材料的类型,可以分为三元材料电池、磷酸铁锂电池、锰酸锂电池、钴酸锂电池等。

  与国内大多数走方形电池路线的动力电池厂商不同的是,孚能科技的技术路线为三元软包动力电池,技术路线和产品线较为单一。

  业内人士向清流工作室介绍,在国内方形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占据大部分市场的情况下,孚能科技的技术路线导致它近几年市场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孚能科技上市至今仅两年时间,每年均陷入亏损泥潭。2020年和2021年,孚能科技营收分别是11.2亿和35亿,尽管营收实现同比大增212.60%,但净利润亏损却更严重了——同期,孚能科技归属净利润分别是-3.3亿和-9.5亿,扣非净利润分别是-5.4亿和-12.6亿。

  2020年,孚能科技动力电池系统毛利率实现了9.81%,但从具体的产品来看,电芯毛利率为-26.89%;到了2021年,动力电池系统毛利率直接降到了-19.01%,其中模组毛利率为-18.57%,电池包毛利率为-28.34%。

  孚能科技的毛利率水平,显然也远远低于同行。2021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系统毛利率是22.00%,国轩高科则为17.88%;鹏辉能源则为14.92%。

  在最近一期财报中,孚能科技将业绩亏损的原因归结为:动力电池产品价格下降、原材料成本增加、产能尚未完全释放导致规模效应暂未充分显现、费用增加较多、加大了研发投入力度、资产减值损失增加等方面原因。

  而在墨柯看来,孚能科技亏损最主要的原因是研发成本的增加以及规模体量较小,“软包电池在中国属于一个小众的路线,那么意味着中国的企业在软包电池方面的积累是有些欠缺的,那么对应到具体的企业,可能就要费更大的功夫了。”墨柯表示。

  朱玉龙向清流工作室介绍,软包采用的是叠片工艺,目前行业主要采取的电芯工艺包括卷绕和叠片,卷绕的优点就是速度快、工艺简单、效率高,叠片因为其等面积的设计,电离子通过速度更稳定、安全性更好;此外,软包由于采用了铝塑膜外壳,比别的电池轻;软包电池也可以根据底盘的设计叠薄一点、叠厚一点,有很大的灵活性,这点圆柱和方形是做不到的。

  墨柯表示,由于软包电池较轻,能量密度有可能会比方形电池高一些;软包电池的空间利用率也相对方形电池更高;而动力电池未来将朝着固态电池的方向发展,而软包很可能就是固态电池最为匹配的包装技术,因此具备一定的前景。

  “软包的缺点在于取消模组的设计目前比较难以解决,因为它外壳是软的,至少需要有一个抽屉一样的东西,才能放进去做焊接。”朱玉龙表示。

  墨柯则认为,软包电池由于外壳较软,且铝塑膜软包装遇到高温有可能会开胶,因此安全性会差一些。

  “三元软包动力电池具备高能量密度、高安全性能、长寿命等重要优势,是动力电池技术路线的重要发展方向之一……采用三元软包动力电池未来将成为主流趋势之一。”孚能科技曾在招股书中表示。

  “三元软包一直以来被认为是能量密度理论上限最高的技术路线之一,但短期内不同的技术因其各自不同的技术特点,能够满足不同阶段的重点需求,因此在‘完美解’无法实现的当下,各个技术路线之间并无优劣之分,不论那种封装形式都远未到最终形态,因此无法预测行业终局是以哪种为主流。”朱玉龙向清流工作室表示。

  墨柯则同样认为,虽然有这个可能,但不好说。无论是方形,圆形还是软包,都有各自的优缺点以及各自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从市场情况来看,虽然软包电池在国内属于小众路线,但海外主流车企则将三元软包动力电池作为主流电池产品之一。

  2021年以来,在动力电池供不应求的情况下,电池厂商不约而同地掀起了一股“扩产潮”。

  据清流工作室统计,仅在今年,宁德时代发布的重大项目投资公告,总投资预算已高达1181.42亿人民币。

  此外,二线动力电池厂商中,据清流工作室不完全统计,欣旺达今年以来也一口气发布了12条跟扩产投资相关的公告。

  今年以来,国轩高科也加快了广西柳州项目、德国哥廷根、江西宜春、江苏南京等电池基地扩产速度。

  亿纬锂能也接连密集宣布在荆门、匈牙利、成都、玉溪、曲靖、武汉等地投资扩产。

  相比较下,孚能科技今年仅发布了一条跟产能建设有关的公告——即在8月2日宣布拟与赣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订《投资合作意向协议书》,双方就孚能科技赣州年产30GWh 新能源电池项目相关条款达成一致。

  根据各家动力电池厂商的产能规划,宁德时代计划到2025年实现年产能670GWh,比亚迪2025年产能规划为600GWh,蜂巢能源为600GWh,中创新航为500GWh,国轩高科为300GWh,而孚能科技的目标仅仅是120GWh。

  2019年,孚能科技曾宣布计划在德国东部的比特菲尔德-沃尔芬(Bitterfeld-Wolfen)建造一座动力电池电芯工厂。

  按照孚能科技原本的计划,这座德国工厂预计2022年底完工,首期产能6GWh,逐年提升至10GWh,可供6-8万辆电动车使用,孚能科技拟投入超6亿欧元(约41亿人民币)。

  今年5月,德国本地媒体报道,比特费尔德-沃尔芬已经失去了耐心,根据镇议会的决议文件,与孚能科技的城市开发合同已经终止。对此,孚能科技也对该媒体回应称,合同已通过双方协议终止。不过,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在国内,孚能科技暂时还未宣布这个消息。

  但报道也指出,比特费尔德-沃尔芬与孚能科技的联系暂未完全切断,双方正在继续讨论。这意味着,孚能科技在德国建厂项目的计划,至少并未正式取消。

  与孚能科技在德国建厂计划长时间搁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宁德时代加码了在欧洲的产能建设。

  8月12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拟在匈牙利德布勒森市投资建设电池产业基地,项目总投资不超过73.4亿欧元(约合502亿元人民币)。据了解,这是继德国工厂后,宁德时代在欧洲建设的第二座工厂。

回到顶部